麻豆传媒插入女儿

2021年12月1日 Off By admin

一路走来,戴恩只觉得颇多不易,但他还鼓着一股劲,只想用最后的答卷来让那些不相信他的人好好看一看,他究竟是行还是不行!然而在听到江小白说他能行,说他快能实现他的梦想时,戴恩有一种终于遇到知音的感觉。

江小白在电话这边感觉到了戴恩声音的异样,不由得一愣。

不过想一想,江小白就大概能体会到他的感觉了。

她不知道戴恩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,但是都说人言可畏,他一定是抗住了很大的压力才能继续他的“任性”,或许他是因为即将面对成功了,所以才会这么激动吧?

江小白却没想到对方会是因为她一句“你一定能行”才会这么动容的,还把她当成了知音。如果知道,那她大概会有些茫然的说一句——

“这不是给别人加油鼓气的时候必用的用语吗?”

加油!

你能行!

你要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的!

这类话不都是一张口就非常顺溜的说出来的吗?

当然,江小白说这话也是发自内心的,并不是随口的敷衍。

“你有这个实力,虽然以前的电影可能没那么完美,但也是你的积累,也许现在就是收获果实的时候了。”江小白安慰他,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告诉我,如果需要补拍镜头喊我就好。”

湿身的一夏

如果投资提升了,恐怕有不少演员的戏份是需要重拍的,因为穿着打扮会变,拍摄场景也会变,为了拍出更好的作品,那这些细节也是要抓紧的。

虽然江小白觉得龙妹的戏份大概没有重拍的必要,一是因为角色戏份有些少,二是龙妹不管是服装还是武器都算是比较不错的了,也许不够出众,但也不会拖别人的后腿。

“好的,白。”

戴恩吸了吸鼻子,声音已经恢复如常了,“那再联系。”

电影有人注资一事对江小白来说也是一件好事,电影拍出的效果越好,所有的演员都会因此受益。

只是剧组远在M国,是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地方,况且哪怕在演戏上她也只是摸索着前进,不敢说精通,就更别说是制作电影了,对此她想帮忙都帮不上,只能寄希望于戴恩能把它做的更好。

戴恩那边的事情做的很快,到了第二天就把龙妹的海报发了过来。

忽略上面的所有字,只去看海报的背景图就知道这一定是个背景宏大的世界,颜色是深沉的蓝紫色,隐约能看到属于吸血鬼的一抹血红,同时邪龙的翅膀还有东方龙的眼眸也隐藏在其中。

而龙妹的形象也显得非常的独特。

她就穿着那件有些古风的裙子,手中执鞭的一头,另一头拖在地上,渐渐和背景融为了一体。

她的身形一半清晰,一半模糊,在清晰的那一半,她额头上的小龙角赫然显露出来,而在身形模糊的一半,龙角则是忽隐忽现。

她的衣服衣领不高也不低,却是不影响把脖间的那块龙头玉牌给露出来,拿着鞭子的手上,那个戒指也很耀眼。

在专业摄影师的拍摄下,两个珠宝上的龙头闪耀着独特的光,明明看不清楚上面具体的图案,可仍然觉得龙的眼睛正朝自己看过来,泛着冷幽而锐利的光芒。

江小白看着这张海报设计图,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摄影师拍的很好,龙妹的形象出来后第一时间让人留意到的并不是她美或丑,而是那股非常睥睨和冷清的气质,这仿佛是天上的神灵,你看到她只会起敬畏之心,而不会像是观察一个普通女人一样来给她的外表外貌打分。

江小白并不想龙妹给人的印象是美丽的或者是性感的,她想是神秘的、独特的、高高在上的、令人敬畏而向往的,所以在拍定妆照和海报照的时候,就有意的去展示这一方面。

就像这张照片,江小白下巴微抬,眼神清冷,隐有肃杀之意。

人拍的不错,而珠宝在照片上的效果同样很好,泛着冷幽的光泽,很有威势,和龙妹的气质完美的合二为一。

为了拍出珠宝的美,在拍摄时摄影师也是非常用心了,不仅用了打光板,而且还用了不少种灯来从各个角度使其发光,且在光亮的同时还要使其有阴影错落感,只为显示出它的立体还有神秘性。

于是珠宝给人的感觉是即有光亮,又有看不太清楚的阴影感。

江小白对海报很满意,于是就把图传给了绿蕴的负责人,让他尽快的把海报放到各个门店内,并让他对店员说一说有关龙头珠宝的定制事宜,可以用来应对客人的询问。

交待下去后,江小白就没有再管这件事情了。

节目也只是在国外才有点影响力,国内压根不知道这事,她之所以搞这么个定制也是为了解决那边时不时打电话过来的麻烦,至于店里究竟会不会有人前来要求定制,这个就不是她所关心的了。

有人定,那她就每个月亲手雕刻一件饰品出来,就当是练习雕刻了,如果没有,也算乐得轻松。

这一天晚上,江小白接到了洛拉打来的视频电话。

“小白阿姨,爹地问了我想拜你为师的事情,我就告诉他了。”洛拉的话中有些紧张,“本来不想告诉他实情的,但是有点瞒不住,我就只能实话实说了。”

江小白听后也不觉得意外,“他是你爸爸,实话告诉他也是应该的,那他是什么态度呢?”

想瞒得住韩影帝,谈何容易?

他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

江小白只是想知道,当他明白自己拥有一身不太寻常的技能,而他的女儿又想跟着自己学习时,他会有何反应。

“他没说答应,也没说不答应,只是沉默了一会儿,说想要跟你好好谈谈。”洛拉有些担忧,“小白阿姨,你说他会不会不同意啊?”

在洛拉心里,江小白就是她认定的师父了,她是真心想要跟江小白学符的,甚至在那天两人分开后,自己当天晚上都做了自己当上了符师的梦。